凤凰网手游中心

变味的越狱 揭秘中国iPhone越狱产业利益链

02015-07-05 来源: 凤凰网游戏

疯狂的越狱游戏

即便iOS越狱市场因中国公司对外扩张以及打击盗版活动而出现萎缩,但越狱预计将继续成为一场有利可图的游戏。事实上,随着资金涌入到越狱活动当中,这场游戏变得愈发奇怪了,发生了明争暗斗、种族主义指控以及百万美元交易的种种故事。

太极这个团队引发了诸多争议,尽管该团队并未直接参与越狱工具开发者之间的争执。太极团队的负责人是谢雷(如下图所示),不过他还有一个英文名叫作“Ray Xie”。谢雷非常低调,但待客友善。他偶尔会回复福布斯发送的电子邮件,但他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我们并不清楚太极团队到底赚了多少钱(肯定足够负担接送黑客的机票钱),但我们知道该团队通过在越狱工具中捆绑第三方应用商店来赚钱。

太极团队负责人谢雷

太极团队的“首席越狱官”是另一位神秘人物XN,也就是肖南(如下图所示)。不过,要维持下去,谢雷还要从朋友那里得到一些帮助。2013年,太极团队跟一个名为evad3rs的越狱者团队签署了一份协议,以在后者的iOS 7越狱工具中捆绑太极提供的应用商店。这份协议的条款成了众人猜测的对象,福布斯从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处了解到,该协议的价值超过了100万美元,而且是计划中长期合作关系的组成部分。然而,太极团队跟evad3rs很快就分道扬镳了,因为很多用户投诉太极团队的应用商店中存在大量盗版应用,甚至是恶意软件,西方用户出于法律和安全的考虑对此十分憎恶。

太极团队的首席iPhone黑客XN

谢雷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如今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第三方iOS应用商店“快用苹果助手”——该商店同样招致了分发盗版应用和违反苹果政策使用企业证书的批评——从而把重点全部放在太极越狱工具上面。该团队目前的金主是“3K助手”,其第三方应用商店被捆绑在了太极的iOS 8.3越狱工具当中。再一次,西方用户对该应用商店十分鄙夷,他们制作了如何避免安装或卸载它的教程。很多人宁愿使用Cydia,它被视为越狱iPhone的标配应用商店。考虑到西方媒体和越狱爱好者对其之前创业努力的严格审视,以及他本人跟欧美黑客合作的明显意愿,如果谢雷同样希望撇清跟盗版的关系,那将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但谢雷继续保持着神秘,尽管接受了他的慷慨邀请,但在3月份来到北京的越狱“大神”们对其太极团队的运作几乎是一无所知。出席那次春季聚会的巴森告诉福布斯,尽管他们过去的合作关系崩溃了,但他仍然跟谢雷保持着友谊,然而他自己对太极团队知之甚少。外号“Chronic”的威尔·斯特拉法赫(Will Strafach)长着一头银发,并且身形壮硕,这让他看起来就像电子游戏中的反派头目。他表示自己不了解太极团队所做的事情,但他出于好奇踏上这趟旅程以便了解更多信息,他并未了解到太多。希尔飞来参加峰会,并用他那紧张而嘶哑的嗓音谈了谈Open Jailbreak——这是旨在将iPhone越狱开放给大众的社区倡议——他同样对太极团队的工作一无所知。另外一位来自西方世界的与会者——人称“Comex”的尼古拉斯·阿莱格拉(Nicholas Allegra),他还是苹果的前雇员——穿着工装短裤和凉鞋发表了自己的演讲,福布斯记者未能联系到他。奇虎360的谭晓生拒绝就太极团队的运作发表评论,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称,他们跟太极团队没有业务关系。

除了巴森之外,其他与会者都不承认自己在向中国公司销售越狱服务。但一些越狱工具开发者告诉福布斯,他们在过去两年从不同来源收到过金额达到6、7位数的要约。希尔的组织致力于开放没有商业利益的越狱活动,他说自己曾收到过每年100万美元的要约,让他对越狱工作提供帮助,而希尔对此的回复是:“去你他妈的。”他不确定这份要约来自何处,不过他向福布斯展示了一份发自2014年4月的电子邮件。希尔说,发件人自称代表“中国第一iOS越狱团队”,而且曾在2013年黑帽大会上希尔的iPhone越狱培训课程结束后有过一面之缘。希尔怀疑那个团队就是太极。外号“iH8sn0w”的史蒂芬德·德弗朗科(Steven De Franco)表示,他曾收到过10万美元的要约,条件只是让他参与越狱工具的开发。不过,当福布斯请求德弗朗科提供证据时,他未予回应。事实上,要获得越狱交易的可靠证据,那就好比捕风捉影,让这个市场平添阴暗色彩。

一些越狱者对向中国公司销售iOS“零日漏洞”的活动十分反感,缺乏透明度就是一个原因,希尔表现出的厌恶情绪就是例证。不过,另一位世界顶级iOS安全专家——外号“i0n1c”的德国研究人员斯特凡·埃塞尔(Stefan Esser)——是这个市场的激烈批评者。近几个月来,他明确表达了对其他越狱者的厌恶态度。他告诉福布斯,自己并不相信巴森及其evad3rs同事西里尔·卡蒂奥克斯(Cyril Cattiaux)的说辞,暗示这些人跟太极团队不清不楚。至于商业赞助者,埃塞尔指出这些应用商店“对打击软件盗版无所作为,而且据说正因为如此才繁荣兴盛。”

埃塞尔还指控,盘古团队盗取了他在2014年5月一堂培训课程上公布的越狱代码。盘古团队否认了这一点,但承认自己借鉴了一些不存在保密协议的代码。埃塞尔还指控盘古团队使用了被盗取和遭泄露的苹果企业证书。“事实是,一些越狱爱好者向我们提供了他们自己的过期企业证书,它们既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泄漏的’。”王铁磊说,斥责了对盘古团队的“疯狂造谣和中伤”。

埃塞尔的愤怒招致了种族主义的批评,批评者不仅有盘古团队,还包括斯特拉法赫和其他西方人士。杰伊·弗里曼(Jay Freeman)是另一位著名越狱研究者,同时也是Cydia应用商店的创造者。他认为,美国人对中国用户喜爱越狱设备这件事存在广泛的误解,而这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排外情绪。

就在上周又爆发了一起争执事件,情况似乎是PP助手窃取了太极团队的iOS 8.3版越狱工具,然后拿到自己网站对外提供,但把其中捆绑的“3K助手”换成了自己的应用商店。Reddit上的一则帖子指出,太极团队对此非常不满。

中国内部也有一些人,尽管他们并不站在埃塞尔的立场上,但也不认同越狱的商业化。碁震团队(Keen Team)被认为是全球最成功的黑客组织之一,他们曾赢得几乎所有操作系统的大型破解比赛。碁震团队表示,他们对接受商业赞助没有兴趣。尽管该团队可能将在iPhone的iOS 9发布时跟盘古合作开发越狱工具,但他们不会接受资助。团队成员陈良表示,他只关心技术问题以及向用户提供自由选择。

不同越狱团队之间的公开矛盾引起了一些人的担忧,金钱似乎已经把越狱从一种关注自由和开放软件的业余爱好转变成财富涌动的敌对游戏。作为前美国国家安全局(NSA)雇员和Synack研究主管,帕特里克·沃德尔(Patrick Wardle)告诉福布斯,他更信任老一代的越狱工具,它们由没有财务动机、纯粹受热情驱动的黑客所打造,而不是那些得到盗版软件应用商店赞助的人。

然而,这一切都无助于缓和破解iPhone的激烈竞赛,越狱在全球范围内的人气依旧显而易见。而随着苹果试图利用每一版新iOS将黑客拒之门外,漏洞和破解方法只会变得越来越稀少,其价值也会越来越高,但愿意购买它们的买家也会有很多。“有很多不同的途径。”斯特拉法赫补充道,“越狱绝对不仅仅是一种业余爱好。”

微信微博QQ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确认
(0人参与)
推荐 分类 资讯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