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手游中心

中国留守儿童:手机和游戏 他们最好的玩伴

02015-07-06 来源: 凤凰网游戏

地点:琼海市东升农场九队

主人公: 郑国昌、郑锦翔

抚养人:外公外婆

年龄:8岁、6岁性别:男

家庭情况:父母在深圳打工

外婆准备暑假送外孙到父母身边待一段时间

朱仕金,男,今年65岁,家住琼海市东升农场九队,2012年退休,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女儿照顾两个孩子。记者来到朱仕金家时,老伴王学英正陪着两个外孙看动画片。朱仕金的大外孙叫郑国昌,今年8岁,在新市小学上二年级。朱仕金介绍,他女儿2000年就去广东深圳打工了,并且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孩子出生后跟着父母在深圳生活,后来由于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就把他送到汕头的爷爷奶奶家,直到7岁才送来我这里。”朱仕金说。

“这里好还是深圳好?”记者问郑国昌。“这里好,因为这里有很多小朋友跟我玩。”郑国昌说。“现在每天都是我送他去上学。”朱仕金说,有时外孙遇到不会的题目,他也会帮忙辅导。2009年,朱仕金的第二个外孙郑锦翔出生。同时照顾两个孩子,老两口感觉有些吃力,“两个孩子都有踢被子的习惯,刚给这个盖好,那个又踢,经常折腾我一晚上都睡不好。”王学英说,两个孩子让他们照顾是女儿的主意,因为孩子的爷爷奶奶都不识字,担心影响孩子学习。

朱仕金的女儿女婿每年过年都会回来,会给老人一些钱用于抚养孩子。“从第一个孩子送来到现在,女儿总共给了24000元。”王学英说,他们不会主动向女儿要钱,就算女儿给的钱花完了,他们的退休金也足够抚养两个孩子。“女儿女婿每个星期都会打一次电话,跟孩子聊聊天。”王学英说,有时候孩子们也会念叨着要见父母。今年暑假,王学英准备把两个孩子送到深圳去,让他们在父母身边待一段时间。

郑国昌、郑锦翔和外公外婆

地点:琼海市西河村

主人公:何媛媛

年龄:12岁性别:女

抚养人:奶奶

家庭情况:父亲在三亚工作,母亲外出打零工

到村委会蹭网,手机没电了回家充满后又过去

跟其他留守儿童相比,何媛媛与父母见面的次数会多一些。何媛媛父亲在三亚工作,回家一趟很方便,母亲经常外出打零工,但闲暇时也会回家照顾她。父母不在时,何媛媛则由奶奶照顾。何媛媛12岁,家住琼海市西河村,在琼海万泉中心小学读五年级,平时住校。6月27日,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家里看电视。“哥哥还没醒,等他醒了我们就去村委会后面蹭WiFi玩手机。”何媛媛说。何媛媛口中的“哥哥”是叔叔家比她大几岁的孩子。每周末,她都会和哥哥去村委会后面用手机玩游戏,这是她周末主要的消遣方式。何媛媛告诉记者,由于村委会的叔叔不让去蹭网,所以他们每次都会找一个隐蔽的角落蹲在那里玩,手机玩没电了就回家充,充满了又过去。

虽然只有12岁,但何媛媛已经懂得了父母挣钱养家的辛苦。“会想爸爸妈妈吗,想他们了怎么办?”记者问。“想他们了我会给他们打电话。”何媛媛说,她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缓解对父母的思念。“他们那么辛苦都是为了我,我长大挣钱了一定会让他们享福。”何媛媛说,有时学校留作业让写作文,如果没有规定题目她都会写“我的爸爸妈妈”。“我写六次了,但是每次表达的感情都不一样。”

记者从村民口中了解到,何媛媛的父母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而是养父母。对于这件事,何媛媛也早已知晓,“刚开始不太能接受,但是后来慢慢就想通了。”她告诉记者,她去过亲生父母家,也见过自己的兄弟姐妹,但这丝毫不影响她跟养父母一起生活。“我不会回去,我要和爸爸妈妈(养父母)在一起,将来挣钱了就两边一起照顾。”何媛媛说。

何媛媛在角落蹭WiFi  

“这里(海南)好,因为这里有很多小朋友跟我玩。”——郑国昌

“我一岁时,爸爸妈妈就去外面挣钱了,我们只能寒假的时候见一面。今年,我希望能多看他们几眼,也许这对其他小朋友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我却相反。”——杜小浩

“哥哥还没醒,等他醒了我们就去村委会后面蹭WiFi玩手机。”——何媛媛

“如果爸爸说回来,我会很高兴;如果他说不回来,我就会很失望。”

——郑婷玉

记者对话郑婷玉 “我不想妈妈”

记者:有问过妈妈的情况吗?

郑婷玉:没有。

记者:会不会想妈妈?

郑婷玉:不会。

记者:有没有想过去海口找她?

郑婷玉:没有。

记者:为什么?

郑婷玉:不为什么。

(文中主人公均为化名)

微信微博QQ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确认
(0人参与)
推荐 分类 资讯 排行